百丽宫影城



我看者卡森走掉后我问队长「队长,那我呢?」队长看者我回道「你?你忘了我说过我要亲自训练你了?」我刹那不知道该说些甚麽,我疑问的问「咦,队长你们刚刚在说的证照是···?」队长听后随之回我「在我们武国裡每个职业基本都有四个阶级,理所当然就是见习、初级、中级、上级」我不解的问道「基本?那意思是还有更上去的喽?」当队长要说的时候雷抢去「基本上就是这四级,而四级都个别有证照来表示你的阶级,像你的证照就是写说你是见习剑士,而旁边的横条是白色,如果是初级的话就是铜色,中级是银色而上级就是金色,啊像我们这种总队长的横条就是白金色,雷讲完后把他的证照拿出来给我看「瞧,是吧?」我看者雷手上的证照,旁边的横条真的是白金色的呢

我接者问「那这证照是要怎麽升级的呢?」「当然是要考试喽」队长回覆者我,接者又继续说「其实要这证照也没特别要干嘛,顶多就是权力的多寡跟你职位的需要,拿我跟雷来讲好了,我们两个都是上级证照的,所以才有资格当总队长的职位,而中级证照的人可以考取得小队长的职位,初级则就是还得训练的兵喽,不过能带领一些见习剑士」我听完后不解的问道「那这只有这些用处?」队长随之又说道「其实不尽然,像从初级开始就会有一些任务执行,上级的任务会比较多一点,所以相对于酬劳会比较多些,换句话说等级越低,虽说同样都是任务但是酬劳就是会有所差异,但是相对于越高级任务难易度就越大」我接者问道「那这考试都多久才有一次呢?」队长想了下说「基本上是半年到一年会举办一次,但是最近因为魔族的关西,导致都没有甚麽时间办」

我听完后点点头没说啥,随后雷跑到后面的椅子坐下,一旁的剑士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,我看了好奇问道「咦,队长也跟其他的异职业会很熟吗?」队长看了下雷那边回我「差不多,因为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有不同的搭配,可是要看,因为不同的任务未必都会有搭配到,有时可能同职业两三人就一起执行也不一定,所以还是主要要看任务的内容来分配」我听完队长的解说后我大概了解了阶级制度,队长看了下时间对者我说「好了,閒话家谈差不多到这裡就结束了,有甚麽不懂得你到时在问我吧!」

队长走到摆器具的地方翻一翻,随后丢了一把木剑过来,我捡起了木剑问道「这是···?」队长也拿起了一把木剑,把剑指向我说「一个礼拜以内,你要把我的剑打掉,否则我就会把你逐出这地方!」我听了后有些惊讶,队长接者继续说「好了!放马过来吧!」我握紧了剑还有些茫然,队长看我发呆不动自己衝了过来直直劈下,我吓到往后跳了下,队长道「怎麽了!?你只会逃吗?」我回过神握紧了剑,换由我主攻,我使命的挥剑,但是看那队长单手档的轻松,队长似乎好像在想些甚麽样,稍微使劲个一挥把我的剑打飞,并把我踹飞出去,我躺在地板上抚者被他踹的地方,「妖精王,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,为什麽当你拿起王者之剑,就突然会剑技大增,而拿起了一般的剑,却又像似小鬼乱挥刀样?」

我知道队长在说些甚麽,我没回应他,队长接者继续说道「我不管你那把神器有多麽的神威,你要想到你不可能永远会随时随地那把剑都会在你身旁,就像你现在,你身上有那把剑吗?如果我现在就要取你性命,就像大象采蚂蚁一样的简单!!」我站了起来并且又提起了剑,队长继续说道「从今天起我要你从基本开始!」队长又走到了摆器具那,拿了一把剑又丢了过来,我试者拿起那把剑,但是却重的可以,我免强的提起剑,却还是摇摇晃晃的,我问道「这是?」队长继续转过身翻东西并回我「从今天开始你要把那把剑用得炉火纯青」我拿了一段时间受不了把剑尖放了下来支撑地板,好让我不把它倒下。
2.鱼缸中的鱼。我的知己

双子座试探暧昧的办法就显得优雅而自由很多了,

基隆观光

当我们的爱受到伤害.我们或是把自己紧紧封闭起来.或是
用另一种方式---尽情放纵自己.来平抚我们被蹂躏被羞辱的心.
不论是封闭是放纵.我们自以为是报复.报复这个世界的冷酷无情
以上?」队长脸色变掉的回我「还疑啊!?」我心想者〔光这把剑就够讨厌的了,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裡只 【 止痛药不是万灵丹 不要依赖 】



滴答滴答滴答.....


缓慢推移


却不曾一停
        &n 回忆
追逐著冷风远离
陌途的暗夜
吞噬那狂独的影

无穷循环中
我将寻找那永恆的真理
希冀寻找不存在的天使
在那一瞬的闪光中
心裡的一瓢池塘
荡漾一丝的涟旖

Comments are closed.